suey

长得漂亮不如获得精彩O(∩_∩)O~~

对不起......有时候读别人,也是在读自己

有时候读别人的故事,其实就是在找自己的回忆。忽然脑海出现了塞卡尔围着桌沿乱转的哈拉声,拼力抱住它,挡着众人不让他们伤害它的蠢样子;皮球边走边栽倒的顽皮相;小赛卡丢了后的魂不守舍;皮特被一辆轿车撞飞后苦苦呻吟的声音,我无助的站在马路边哭着乞求同庄的大人可以把它救活;寒冬时半夜里搂着‘半边脸’睡觉的那些晚上,害怕它会乱跑出去被冰雪冻着将它拴在屋里的幼稚,它僵硬地躺在我床脚的那一夜,半夜我惊慌而起寻觅它的声音却傻傻冷坐在床边意识到它已“离开”,泪水止不住留的那刻;搬家时花花眼睛模糊的样子,深沉的看着我央求着我能不能救救它的孩子,我无能为力的蹲在它旁边用力的抚摸它的毛发;小黄兜着圈子不愿离开老屋又追着我们离开的车子的模样,雨里跟妹妹一起为小黄搭窝棚的甜蜜欢乐,担心它会不会饿着时候眼角的白色不明物,沿着夕阳走那条闭着眼睛都知晓的路,听到说“卖了”这几个强有力使心里生生作痛的字眼,我现在对它们集合词这些字眼之后的沉默......或许,时光将所有的固体,液体,气体,都埋在了这个故事了,待你慢慢靠近,在你可怜可气可恨故事里的角色时,待它慢慢骗走你的止不住的眼泪时候,待你脑海浮现了一个个熟悉的画面的时候,才慢慢发现,原来,你眼角的泪祭奠的是那些你曾经挚爱但已永远离开的伙伴。

  有时候,忽然看到远方奔来一只猫或狗,大多数我极力的镇定还是压住了内心的狂喜。是害怕再失去了么,是啊,从小到大,猫猫狗狗养了那么多,每一次都要面对生离死别的痛楚,甚至眼睁睁的看着它从我身边离开,那时年幼的自己觉得好无能,无力去拯救他们。还傻傻的想过长大养一屋子的他们,但当长大了依旧无力。

    《乖,摸摸头》里那条狗惨死的画面清晰可见,印在了岁月的风口里,而我记忆中的它们就藏在其身后,每每一翻书,亦或是一个有形的类似品,都会有股强劲的风将它吹来。

    那节的内容叫对不起,女主角对狗来不及说出的对不起,而我,在这个冬之角的某一夜,也对你们,我曾经的所挚爱,对不起,愿你们在另一个地方会遇到一个更好的主人,它们不会那么傻,不会没有好好照顾你,不会让你乱跑在马路央,不会让你乱吃东西......

    对不起

    很多时候,读别人,实则在读自己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1)
©suey | Powered by LOFTER